☆川棠★

激情作画。(´・ω・`)

給小蟲的新衣服太可愛了!ヽ(゚∀゚)ノ

是可愛的小兔唧了♡

最後紙上表白Mr.Stark

「雖然想跟您說的話很多,但是縮減下來只需要三個詞哦!」

「......kid?」

「Mr.Stark!這是morning kissヽ(゚∀゚)ノ」

看完許久的突然畫畫(ಥ_ಥ)

帕西真的太好看了ヽ(゚∀゚)ノ想給他比心心♡

【对刀组】淬血玫瑰

★一发完

★修东修无差

★ooc有

★是刀

★设定是周大概八九岁就和敏郎认识并同居,敏郎一直照顾周,但是敏郎死的时候周没有在家。

一.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周频繁的被噩梦惊醒。

他总是喘着粗气从床上坐起来,梦境带给他的窒息感几乎把他压垮,他有时会揪住胸前的衣服,有时是抓住身下的床单,以此来平复急促的呼吸。而冷汗的黏腻感却比空调房里密不透风的空气更让他感到窒息。

床头柜上总是摆着一杯水,那是萨曼莎自从知道他做噩梦开始,每天睡前都会跑来帮他放上的,还伴随着担忧的眼神。周总是觉得她太小题大做了。

然而此时他却要感谢萨曼莎,因为这杯水是他干枯咽喉的救命稻草。

周把水一饮而尽,竟然还觉得那杯干净的水里混杂了一丝血液的腥涩。

那个被他熟记的梦铺天盖地地占据他的大脑,呕吐感接踵而至。

敏郎......VR座椅......IOI......

43楼可以看见的广阔天空......

还有...一地鲜艳的红色。

那看上去真像一地的玫瑰花瓣,男人毫无声息地躺在上面,如果不是脸上也有血,他看上去似乎只是睡着了。

如果真的只是花瓣就好了。

这样他是不是就可以走到他身边,像是已经做过千万次那样撩起他前额的头发,在他迷迷糊糊快要醒来时俯下身在他耳边说:「哥,起床啦。」

可是,不能了。

周睡的是一张双人床,身边的另一个枕头空着,在做了噩梦之后的后半夜,周总是会爬到那个空床位上,然后把被子裹成一团,好像有人拥抱着他。

忍者不接受拥抱?

不,忍者只接受爱人的拥抱。

在敏郎走的那一天,周失去了他的爱人。

同时也失去了对后半生的希望。

他浑浑噩噩地活过了七年,在没有敏郎的日子中,每一天都那么难熬。

从敏郎离开的那天起,做噩梦的前半夜,无梦的后半夜,都让周感觉煎熬无比。

他想要的不过是在梦中和爱人相拥而已。

二.

周很好奇,现代科技这么发达,为什么做不出可以控制梦境的机器呢?

那样的话他就可以每天深夜都和敏郎在梦中相会,他可以在梦中拥抱敏郎,然后再凑上去亲吻他。

或许还可以坐下来和敏郎谈谈学校里的事,亦或是一些烦心事。

敏郎一定会耐心的听他说完,然后笑着说,:「你是最厉害的十一岁男孩了,这点困难肯定难不住你的。」

然后他会沉默,周想,他一定不会告诉敏郎自己已经十八岁了。

而敏郎永远都是二十岁了。不会增多,更不可能减少。

敏郎离开后他再也找不到人诉说心事了,也许他可以找萨曼莎或者韦德,但是,不一样。

敏郎和他们不一样。

周每天的睡眠时间大概是九个小时,从每一天的二十四个小时里抽出九个小时,和他的敏郎在一起。

周认为,如果有一天,他能等到这种机器发明出来,那么不管需要多少钱,他都会买下来。

因为没有什么能比逃离噩梦,和敏郎待在一起更美好了。

只要能再次相见,无论付出什么代价,对他来说都是值得的。

三.

今天的周犯了一个错误。

他在厨房里倒果汁的时候不小心把一个玻璃杯摔碎了。

“啪嚓”的一声,玻璃杯四分五裂,伴着红红的番茄汁洒了一地,像是开了一地鲜红的花。

花......花......

敏郎......

一瞬间他好像又看见了倒在血泊中的爱人,红色的血把他眼中美丽的世界撕开一个裂口,他张嘴,无数欲说还休的话从口中源源不断的涌出来,最后汇聚成刺耳的尖叫声。

如果是敏郎的话,他一定会焦急的大步走过来,问他受伤了没有,还会拉着他的手反复查看,最后才蹲下身去收拾一地狼藉。

周蹲下身疯狂的摆弄着玻璃碎片,眼中似乎有无数耀眼的光点在跳动,好像想从一地碎片中找出他那已逝的爱人。

直到隔壁的韦德听见声响匆匆赶来,他把周从地上拉起来,周的手上有细小的伤口,裤子上沾了不少番茄汁,周痛苦的挣扎着,韦德只能拽紧了他的手臂。

「嘿,兄弟,冷静点,你只是打翻了一杯饮料而已!」

只是......饮料啊。

周停止了激烈的动作,他眼中的光芒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,然后他感觉腿软,更多的是左胸口的疼痛带来的窒息感。手上被划出的伤口不痛,只是那一手的番茄汁让他看上去伤的很重。

韦德听见周的口中快速的,执迷的念着什么,他忽然感觉到这个男孩其实也还只是个孩子,虽然他已经十八岁了,可是这么多年来,他性格里的那一份执拗一直都没有消失过。

韦德凑过去听,然后怔住了。

他叫的是:「敏郎。」

不是哥哥,而是敏郎。

这一刻他不以哥哥的身份看待敏郎,而是以......

这就好像在心中压抑了多年的情感,一下子全数的宣泄了出来。

毫无保留。

四.

周在那天晚上登陆了绿洲。

由于噩梦带来的睡眠不足,以及自身状态不佳的问题,他已经将近一周没有登陆了。

他登陆的是大号阿修,在登陆上的时候被不少人注意到了,但还没等那些人反应过来围追堵截他,他就消失了。

他登入了自己的私人空间。

敏郎死后韦德创建了一个空间,里面摆了武士大东留下的所有物品。

能够进入的名单上自然也只有帕西法尔,阿尔忒密丝和艾奇,还有他的阿修。

但是周瞒着大家又建了另一个私人空间,而这里只有他能进去。

他在心里对韦德说了抱歉,但是,他还是希望能有一个地方,这里只有他和敏郎。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界。

虽然那个人已经不在了。

房间很空,只有一张桌子,一张沙发,和一个书架,帕西法尔把那个奥特曼的变身器还给了他,于是,现在那张桌子上就躺着那个变身器。

书架上只有一份报纸,是他尽力还原出的,印着敏郎头像的报纸,但是那篇报道总是让他四肢发凉。

他用最孩子气的方式,逼迫自己不忘记敏郎,实际上,即使不这么做,他也很清楚,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敏郎。

他操控小忍者坐在了沙发上,双眼扫视着房间里的一切,像是一只在审视自己猎物的狼,但事实上,这房里实在没什么好看的。

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小忍者忽然动了,他点到房间的修改面板,然后给空荡的房间加了一张床。

他把报纸和变身器分别放在左右两边的床头柜上。

仿佛在完成一个仪式,小忍者面朝着那张床,单膝跪下。

接着他卸下了自己的两柄轻刀,轻轻的把它们放在床上,退出了绿洲。

快了。

没有你的日子,就快要结束了。

这样的日子,每天都味同嚼蜡。

所以我决定来找你了。

五.

周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买了一束玫瑰。

花店的女孩笑着给他把花束包装好,还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,不得不说,长大之后的周褪去了年少的那份稚嫩后,长成了一个帅气的大人。

女孩问他,这花是要送给女朋友的吗?

想起敏郎,周的唇角带上了一分笑意,但女孩却从那笑意中,剖析出了几分苦涩与悲哀。

「是......也不是。」

是他的爱人,但不是个女孩子。

女孩把花递给他,「你的女朋友真幸福呢,她一定会很开心的。」

周笑了笑,「但愿吧。」

那天晚上周没有吃饭,他倒了一杯水躲进房间里,在大约九点左右,胃部就开始绞痛着发出了抗议。

他从书包里取出之前找家里开医院的同学要的安眠药,把药瓶和水挨着放在了一起。

这不但可以赐予人一晚安眠,还可以赐予他永恒的长眠。

他想,为什么没有早点把药要来呢,也许那样他就可以暂时摆脱噩梦的侵扰了啊。

大概是因为,无梦和噩梦一样让他难以忍受吧。

他登陆绿洲进入私人空间,所有的东西都还是他离开时候的样子。他的刀还乖乖的放在床上,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。

他连死亡都计划的那么完美。

周站起身,把玫瑰花漂亮的包装拆开,玫瑰花的刺被削的很干净,周想,自己初见敏郎时是不是也像玫瑰花呢,在他说话时总是忍不住要去反驳他,自己一定幼稚的像个青春期的小孩吧。

虽然那时他也的确是小孩。尽管他不承认。

后来他却自己削去了自己全身的刺,他想要用自己最温柔的一面面对敏郎。

可是敏郎却走了。

周留下了一枝花,其余的他全部摘碎撒在了洁白的被子上。

然后他坐上床,有几片花瓣落在地上,又被他俯身捡了起来。

他进入了和韦德他们共有的私人空间里,取走了所有大东的遗物。这会儿他的朋友们大概还在死亡星球厮杀,艾奇叫了他,但是他没去,他的朋友们现在应该没空理他。

于是他放心的发了一条信息给帕西法尔,【借一下大东的东西,明早你直接来我房间里取吧。】

他没有点明是哪个房间,但是他相信韦德一定能理解的。

周苦笑,明早韦德要面对的应该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。

他把写了自己角色密码的纸放在了床头柜上。

他回到游戏,把大东的装备摆在床上,一件一件的,他虔诚地面对着一堆宝藏,对于他来说的宝藏。

他给自己留了个足够躺下的位置。

最后,他把大东和自己的双刀郑重地摆在了枕边。

他为小忍者也买了一枝玫瑰,血红的玫瑰和他手上那枝一样热情的盛放着,他的心却比任何时候都冷静。

做完了一切的周露出了微笑,他从安眠药的瓶子里倒了大半瓶到手上,这一刻他竟然在想,要是同学知道他用这药来自杀一定会生气的。

自己又给人添麻烦了。

但是自己给敏郎添的麻烦远远不止这些。

周就着水吞下那一大把药,以前他很讨厌吃药,总是要敏郎哄他很久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,那个十一岁的男孩已经长大了,他长高了,不需要敏郎哄也可以顺利吃药,不需要敏郎哄也可以好好睡觉,甚至连看恐怖片也不需要敏郎待在他身边了。

是谁曾对他说过呢?【当你身边那个最重要的人离开之后,你自己就要学着成长。】

可是为什么他会离开的这么早呢,早到自己还没有长大,还没有把那份重要的感情告诉他。

是因为自己太依赖敏郎了,上天才来惩罚他吗?

周倒在了床上,视野中的小忍者和他一起,躺在了床上。

他手执鲜红的玫瑰,像是持了一柄火炬,而他则偏执地渴望找回迷失在黑暗中的爱人。

玫瑰置于心口,而他在死亡中沉浮。

背后铺展开的红色花瓣就像在敏郎脑后蔓延的鲜血。
睡意宛如张开大口的怪兽吞没了他。

他在迷糊中好像看见了一地盛放的曼珠沙华,敏郎就在那一座桥的对面,看着他,什么也不说。

敏郎也许会怪他,怪他不珍惜自己的生命,怪他太过盲从的跟随着自己。

甚至跟到了地下。

但是,周想,这一次,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抓紧他的手,他不会再把他弄丢了。

他向那座桥飞奔而去,脸上是失而复得的雀跃,一瞬间竟然感觉当初那个十一岁的小男孩又回来了。

周的唇边带着微笑,泪水滑过脸颊穿过头发的缝隙。
他要把这支玫瑰送给敏郎。

虽然颜色相同,但是,却和这一地的曼珠沙华有着不同的意义。

花朵在胸口盛放,那是他这么多年来,始终如一的心意。

他挽着敏郎的手,在桥的那边渐渐远去,即使什么话也不说,他们也能从对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中解读对方想说的话。

最后是周率先打破了沉默的气氛。

他笑了。

他说:「我爱你。」

......

现实中的周和虚拟中的阿修一起满足的闭上了眼睛。

他永远不会再从噩梦中惊醒了。

他和他的爱人,将会在另一个世界中永存。

END.

給之前畫的昊然迪迪畫上了另一隻手。

昊然說他要自己澆水自己長大。要自己開花。

我只能看著他走的更遠更長啦(ฅ>ω<*ฅ)

我家的昊然迪迪發芽啦~

下一部聽說要去日本??

那麼我覺得花魁和女僕裝都很不錯了。

秦風哥哥,考慮選一套穿穿嗎?(´・ω・`)

還有一張秦護士。

最後發現把短袖畫成長袖了(ಥ_ಥ)哭泣

秦護士太可愛了想日(。・ω・。)ノ♡

忍不住摸魚的雙手